关于

双面胶(一更)

文案:故事有两条线,一条K远,一条王炸,两个故事基本平行,偶尔有微妙的联系,大概是个平行时空(?)的设定【对不起作者脑洞大】。两者画风不太一样,作者已精分。

虽然文笔荒废到不行又无聊到死,但是作者还是很有良心会保证HE的!

最后的最后,请勿以任何形式艾特真人。

———————(以下是正文)——————

(一)

“睡衣和毛巾给你叠好放床上了,抽屉里有新牙刷。明天我要去乐队排练,走得比较早,临走前给你做点早饭放桌上,要吃自己热。这楼的地下一层直通地铁站,跟着牌子走就行,我给你弄了张月票,也放餐桌上了,跟钥匙和地铁路线图放在一起。记得坐橙色线往东走,然后转绿线一路向南……”

“诶Karry你快来看!那楼的灯好漂亮!蓝汪汪的诶!”

Karry停下正在收拾床铺的手,走到窗边,胳膊揽过那人的脖子,眼睛却不看楼上的灯,只看着身边人笑出的小白牙,脸色一沉: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有啊。你说早饭在桌上,要吃自己热。”

Karry扶额——说了这么一长串,果然只听进去最关键的一句。他简直怀疑自己要在他身上挂一个定位装置才能保证他不走丢。

走回去继续收拾床,窗边的人还在喋喋不休:“诶你快来看,变成双色的了!那栋楼叫什么?周围一圈里就属它最高了。”

Karry头也不抬:“帝国大厦,楼高381米,加上天线443米,在建成后40年间一直是全球最高的建筑。”

“你还是那个计算机脑子,记这么多数也不嫌累。”窗边的马思远嘟哝着,“你上去过吗?好想上去看看……”

Karry停下手,看着马思远的背影,脸上有倏忽而过的笑意:“想去我就陪你。”

马思远回头,看见整理得一丝不苟的床铺,连忙走过来把Karry往门外推:“我靠!你收拾得这么整齐我都不敢睡了……行啦行啦你赶紧睡去,我自己没问题。”

好不容易送走了Karry,他长舒一口气,开始四处打量这个房间——房间不大也不小,陈设不多也不少,朴素、整洁、温馨,墙上有海贼王的海报显示着这房间的主人是个热血的少年,另一面墙上有一组相片,应该是Karry从小到大的剪辑——小时候的他,圆圆嫩嫩的像只小土豆;青春期的他,狂霸酷炫还带着几分中二;后来上了大学,眼神开始变得成熟坚定,笑容浅淡,温暖人心。

还有几张相框是空的,可能要留着填进未来的照片吧。看着他成长的印迹,马思远心里像温泉水流过。

他突然想起二文的经典台词,忍不住双手在胸前握拳,捏着嗓子模仿他:“如果我是女生,我一定会爱上他的……”

话音还未落,门突然开了,Karry抱着一堆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出现在门口,看着刚刚犯完蠢、脸上还带着少女表情来不及收回去的马思远,愣了一瞬间,又立刻换回面瘫脸。

“跟你讲,这个黑色的瓶子是洗发水,白色的是护发素,绿色的是沐浴露,上面有一道红色的才是洗面奶,另一个是发胶——你把发胶糊脸上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说完关上门扬长而去,留下马思远一个人在原地凌乱,半天才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忍不住放声哀嚎:

“Karry你混蛋!!!!——”

——————————————————————————————————————————————————————————————

王俊凯是在《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的书上醒过来的,手上的汗模糊了下面压着的那道立体几何题,使得N和M、Q和O都有点看不太清。他打了个哈欠,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突然觉得一阵头晕目眩。

低血糖的毛病,这么多年从来都没好过。

他塞了块糖在嘴里,苹果味的。为什么是这个味道?他记得王源最喜欢吃苹果来着。还被他嘲笑过,说那么多种水果怎么就喜欢最常见最便宜的,哪怕说个芒果、山竹、火龙果之类的,是不是还显得逼格高一点。

看看表,深夜十一点半,不知道王源睡没睡。他突然很想很想给他打个电话,就算没什么可说的,听听他的声音也好。

拿起手机,又放下了。再拿起,再放下,如是者三。

他的手机壁纸三年来从未换过,从iPhone5S到iPhone7L,一直都是三年前他们第一次站在领奖台上的合照。帅气的蓝色小西装,他和千玺捧着奖杯,王源捧着花,笑容明媚得像七月西藏的晴天。

在那之后也得过大大小小的奖项,但那不一样。后来的奖项,似乎不那么值得怀念。

就像手中的苹果糖,试过这么多种,他还是最喜欢当年王源买给他的那个牌子。虽然他早就不会再给他买了。

高一的学生,也许没那么多作业,会睡得很早吧。祝他做个好梦,要是打电话惊醒了,似乎有点不忍心呢。

(二)

因为时差,马思远凌晨五点就醒了,然后再也睡不着,索性躺在床上想些有的没的,比如Karry早饭会做些什么,比如他36小时前还远在中国大西南的重庆,现在怎么就跨过整块大陆和整个大洋,跑到纽约来了。

Karry高中毕业就回了美国读大学,从走的那一天起,就一直怂恿马思远也考到美国来。结果他只复习了三天就去考雅思,自然是铩羽而归。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交换生、2+2、暑期实习……来美国的渠道多的是,可惜只要有这么一条渠道,就会有一千个削尖了脑袋想走这条渠道的人。好在“学习又好、长得又帅”的人气班长马思远鹤立鸡群,终于在大二那年成功申到了NYU的交换项目,虽然只有九月到十二月短短一个学期,还是足以让他觉得自己即将当上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等等,刚才那段不属实,至少迎娶白富美的想法不属实。

Karry一直比他大一届,今年开学上大三,他们两年多内未曾见过面。Karry去机场接他,他拖着大包小裹的行李,远远看见Karry的身影,连行李也不要了,扔在地上扑过去就是一个热烈的拥抱。

他们的脸还是少年的样子,马思远依然纤细白皙,脱离了高中的苦海让他显得愈发气色红润;Karry这两年倒是变壮了,拥抱的时候有着令人安心的结实的厚度。

Karry推开他,嘴角绷着一丝笑,像是因为在大庭广众下而不好意思笑出来。

“行李不要了?”

马思远吐吐舌头,正准备转身拿行李,Karry已经一揽子拿了过来,还腾出一只手摸了摸马思远的头:“走吧。我父母出差了,没法开车来接你,今天只能坐地铁回去。”

一切还跟原来一样,真好。

马思远把脸埋进Karry的被子里,他的被子和他的人一样,有种洗衣粉的洁净的清香,像四月里开着花的草地。这气息让他心安,仿佛又回到了年少时学校组织春游,他躺在他腿上睡觉的时候。

就这样迷迷糊糊的又睡过去,他梦见了春游的那个公园,大家在树下野营、烧烤,点起火开始煎鸡蛋、煎培根……

直到他流着口水醒来,才发现鸡蛋培根的香味不是梦。

——————————————————————————————————————————————————————————————

终于刷完了题,王俊凯躺在床上累得头脑发昏,却还是睡不着。

人为什么要长大呢?两小无猜的时光多么值得怀念。长大了就会在意很多原来根本不会在意的事情,比如形象、比如名声、比如人言。

因为害怕人言,所以王源开始刻意与他保持距离。原先那些耳语摸头的小动作慢慢消失了踪影,消失的过程很自然,像温水煮青蛙,一点一点蚕食了他们原有的亲密。

人前人后,他依然是那个阳光的小天使,只是对王俊凯的称呼,从千奇百怪的昵称外号,变成了恭敬而带着三分疏离的“凯哥”。王源的情商极高,高到除了王俊凯本人和情商更高的千玺,没人意识到他们已经渐行渐远。

粉丝依然呼唤着让他们在一起,“王俊凯王源”是永远没法分开的百度热搜词条,关于他们的同人MV铺天盖地,因为已经慢慢成熟,连报纸杂志的专访都不再避讳同性相爱的话题,有时甚至尖锐得扎心疼。

他们有自己的一套应对技巧:“粉丝们有这个希望,说明我们在作品中的形象深入人心,我觉得这是一种鼓励,也不会觉得尴尬,更说明现在的社会越来越宽容。我们一直以来都是很好的朋友。”

——嗯,媒体再多问就说“现在两人学业都很忙,还是要以学业为重,剩下的无暇多想”。反正怎样解释都可以,唯饭和CP粉都能讨好。

千玺最喜欢看的,就是两帮粉丝在微博上的撕逼大战,还时不时地拿小号点个赞。二王对他这种行为多次表示不满,他从来不care。

——是啊,千玺如此全才,走娱乐圈也只是凭个兴趣,哪怕有朝一日退出了还可以考大学、或者继承家族企业、或者退到幕后,哪条路都照样风生水起。他聪明、淡定、冷静、理智,从不会让任何旁人影响到自己。

第二理智的是王源,王俊凯自己作为队长,反而最容易乱了阵脚。王源是他的阿基琉斯之踵。

(三)

Karry在哥伦比亚大学,马思远在NYU,一个在北,一个在南,中间跨了三分之二个曼哈顿。虽然这点距离坐上地铁也就是半个多小时的事儿,依然让马思远很不爽。

于是Karry再次见到的,是一只炸了毛的马班长。

“我靠我跟你说,今天地铁上的人好~~~多!我在重庆挤地铁都没有这么多人!尤其到了那个什么square那一站……呸,什么破饮料居然是苹果味的,难喝死了……还有啊,你不是说半个小时就能到吗?为什么我坐了50分钟才到?有好多站我们车停下来了别的车都不停的,‘倏’的一下就过去了……”

“跟你说了要坐车厢上面写着3号的快车,不要坐1号的慢车,笨死了。”说着忍不住拍一下他脑壳。

“笨还不是被你拍的。这两年你不在,我都觉得我变聪明了。”

“这话可站不住脚。刚才拍你之前我可是有750多天没拍过你,按理说你的智商应该升到峰值了啊,就这还能坐错车,可见要么你的智商根本不足以应付坐地铁这么复杂的事情,要么就与我无关。”

马思远被他的逻辑绕得头晕,仔细思考了半天,依稀觉得好像承认与Karry无关比较能保住自己的面子。

然后才意识到一件事——750多天,Karry居然记得这么准确的数字,细细品味这个数字和这句话背后的内涵,马思远的心突然漏跳了一拍。

“诶?750多天?你记得这么清楚……”他极力掩饰住语气中的不自然。

“准确的说是755天。我走的时候是8月5号,今天是8月30号,中间没有闰年,这是小学二年级数学。”

“哦,这样啊……”马思远不禁有点失落——可仔细想想,他到底失落些什么呢。偶像剧看多了?别自欺欺人了,一天天数日子这么少女的事情,自己都羞于去做,何况在哥大广受妹子追捧的Karry男神。别的不说,Karry曾经有过女朋友,光面对这个事情就足以让马思远心头一紧。

还在胡思乱想,Karry的胳膊已经揽到了脖子上,马思远一抬头,正迎上那双危险的泛着桃花波光的眼睛:“生气啦?开玩笑的,能来NYU交换的大班长怎么可能笨呢。”一边说一边捏上他嘟嘟的脸颊,“晚上我请客给你赔罪,咱去吃北京烤鸭?我记得你说你喜欢吃。很正宗的哦,厨师都是从北京挖来的。”

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那家餐厅的大老板我认识,他儿子是我哥们儿,叫Jackson。”

——————————————————————————————————————————————————————————————

周末又到了训练的时间。王俊凯一进门就喊:“好饿!哪儿来的一股烟熏味儿?”

千玺稍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我早上给我弟做了早餐才出门,煎了点儿鸡蛋和培根。”

王俊凯叹气:“唉,有你这样的哥哥真好。我妈现在都不给我做早饭了,饿着肚子来的。”说罢假装无意地朝王源看了一眼。

千玺眼睛一瞪:“作死。”说着从包里扔过来一个士力架,“赶紧吃,别一会儿又低血糖。”

王俊凯接过士力架,心里却很不是滋味。过去给他扔糖吃的,一定是且只能是王源,可现在他只是坐在一边自顾自地看着电脑,假装没听见。

训练开始。公司最近举步维艰,都是180cm的大人了,似乎确实不应该再走过去那种欢乐的少年模式;但要转型走成熟风,又还欠缺那么一点儿,何况转型从来都是危险的事,一个不小心就会弄巧成拙。继续卖腐会被人诟病,但公司从包装策划到宣传实力都还跟不上——至少比起日韩的竞争者远远不如。

新一轮金融危机来袭,老板投资失败损失了很多钱。三个男孩子当初的成功带来了众多的效仿者,有些财大气粗的直接从他们公司挖人,一时间人才凋零。

就在这么个节骨眼儿上,队长王俊凯突然使不上力,舞蹈的节拍老是错,连跟了他们很多年的舞蹈老师都惊讶,印象中小凯上一次这么心不在焉,还是四年前。

高三的孩子学业压力重,自尊心又极强,说不得骂不得。老师只能在休息的时候把他拉到一边:“小凯啊,最近学习累?”

“嗯。对不起老师,今天状态不好。”

“没事儿,我都理解。人的精力本来就有限,哪儿能面面俱到——所以啊,还是要想好自己今后最想要什么,别的该放的就暂时放一放。”其实老师何尝不知道王俊凯情愫萌动的心思,她说的“该放的”自然指的是感情。

可王俊凯在心里呐喊:“我最想要的,明明是王源啊。”如果他追求的是名气或者成绩,也都是他努力就能把握住的,至少他知道一步一步从哪里做起;可偏偏是王源,无从下手,无处着力。这种虚弱感带来的焦躁和不安,像一团游走在周身的小火苗,并不猛烈,却熬得他抓心挠肝。

评论(6)
热度(31)

© 凯源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