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双面胶(二更)

(四)

马思远第一次见到这个传说中的Jackson,是在骑马场上,英姿勃发的少年戴着头盔、一双黑色皮手套,穿着紧身马裤和黑亮的小皮靴,身下的马一骑绝尘,绕着马场疾驰两圈,然后稳稳地停在他面前。

少年翻身下马,摘下头盔随意理了理被压住的头发,一手脱下手套递给旁边的服务生,一手伸过来跟马思远握手:“Karry念叨你念叨了两个月,今天终于见着了。怎么样,还适应么?嫌Karry家不舒服记得跟我说,我让你搬我那儿去住——William,今天不用等我吃晚饭了,诶,好嘞,明天网球课上见——不好意思,晚上想吃什么?就当迟到的接风洗尘。”

“肉多的。”马思远笑得没心没肺,“上了一整天课就吃了一个士力架,我快要饿扁了。”

“没出息。”Karry嘴上责怪,两颗小虎牙却怎么也遮不住。

等看到Jackson开的奥迪A6,马思远忍不住在Karry耳边悄悄嘟哝:“我以为他只是个厨师的儿子……”

“笨啊你,他家投资餐饮娱乐房地产,这奥迪是他家最差的一辆车,Jackson新拿到驾照,练手用的。”

马思远听到“新拿到驾照”五个字,不禁为自己的人身安全捏了一把汗。车好不好倒是次要了。好在Jackson的车技像他的声音一样平稳从容,没让人担忧。

晚饭最终还是选在了Jackson家旗下的一处西餐厅。餐厅严格说来不在纽约,而在一河之隔的Jersey City,隔着河可以看见曼哈顿完整的夜色。

席间马思远忍不住问:“你俩是怎么认识的?我以为像你这样的高富帅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

Jackson大笑:“我俩大一那年暑假参加了同一个军事训练夏令营,住上下铺。后来我们一起组了个乐队,他前女友还是我给介绍的。”

马思远瞪着大眼睛,假装很好奇:“哦?那快给我说说,他俩是怎么分的?Karry死都不肯跟我讲。”

Jackson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Karry:“你让他自己说咯。跆拳道黑带的人我可惹不起,今天刚爆料,明天就暴尸!”

“易氏集团大公子沉尸哈得孙河——哈哈哈哈,这新闻绝对能上《北美八卦速递》的头条。”Karry指着Jackson笑出声。

“你就埋汰我吧,北美省钱快报看多啦,还《八卦速递》,这么low的名字亏你想得出来。”

马思远跟着一起笑,笑岔了气喝口柠檬水顺一顺——这家店不知道用的什么品种的柠檬,泡水里还这么酸。

————————————————————————————————————————————————————————

虽然公司有专车接送,王俊凯还是坚持拉着王源坐地铁。

工作日的上午十点,地铁里没什么人。他们是翘课出来的,戴着墨镜拉低帽檐,总算没被人认出来。

“上午十点半来吃烤鸭?你脑子被鸭油糊住了?”王源一脸状况外的样子。

“还记得这家店么?”

王源想了想:“好像……我进家族之后跟大家吃的第一顿饭,就是在这儿?”王源刻意回避着“咱俩”或者“我们”这样的字眼。

“第二顿。第一顿你吃的是盒饭。”王俊凯讲了个一点都不好笑的笑话,“还记得不,当年咱也是坐的那条地铁线,你、我、二文、子鱼把那一车厢的人都吓着了。一群熊孩子。”

“Whatever。突然想怀旧了?”

“那你还记不记得,公司最开始给我们的定位?”

“学生?”

“没错。公司说,到了18岁就让我们自由选择,留在演艺圈还是退出好好当学生。”

王源心里猛的抽搐了一下。王俊凯再过半年就满18岁了。

“听着,我还有时间,我18岁的时候是在大学。但你不行,你18岁的时候刚好是高三。虽然没人逼你尽早做决定,但公司的情况你也知道,最好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给自己留条后路。”

这些话不能在公司说,平常俩人又见不到面,难怪王俊凯这么郑重其事。也许他听说了自己最近成绩下滑得厉害?

其实,不做公众人物有很多的好处。不用可以在聚光灯下掩藏自己,不用时刻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不用怕私生饭、跟踪狂、偷窥癖。王源之前并不是没想过这些,只是开始的一腔热血还足以支撑他再坚持一下。可如今计较的越来越多,王源突然觉得很累,像是绷了五六年的弦突然卸下来的那种累,铺天盖地的涌来,淹得他喘不过气。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王源的眼睛里,清澈的光慢慢黯淡下去,疲惫和恐惧一点一点地堆积。他紧张或是难过的时候都会抿紧嘴唇,虽然他自己并不知道。

王俊凯心里疼痛,忍不住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上周舞蹈老师跟我讲,让我想清楚自己最想要什么,不能三心二意。我想好了,我最想要的,就是陪你一直走下去,不管哪条路。”

王源假装拿起茶杯喝茶,抽出了被握住的那只手。


(五)

看着马思远房间熄了灯,Karry躺在客厅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从初二到高三,同窗五年,他以为对他再了解不过,却突然乱了阵脚。

今天吃饭的时候一直好好的,突然马思远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嚷嚷着也要Jackson帮他介绍女朋友。

Karry的第一反应是:“你有病啊?你就待一个学期,年底拍拍屁股走了留人家姑娘在这儿long D?有没有点儿责任心啊。”

但其实他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想的根本不是哪个可怜的姑娘要倒霉了,而是私心,很重很重的私心。他骗不了自己。

马思远的回应也出乎意料:“你怎么就知道long D不靠谱?你谈过吗?没谈过就别瞎BB!”说罢突然嘴角一撇,“也对哦,你连同在纽约的女朋友都过不下去,何况long D呢。”

“你吃火药啦?说话这么冲。”

“吃火药的是你吧?我就随便问了一句你就说我有病?“

“我这不是为你好,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么?我周围的long D就没一对能成!到时候把你整的身心俱疲可别来怪我。”

“呵呵,没一对儿能成……”马思远的笑容里带了三分凄凉,“我是不是身心俱疲跟你又有什么关系?你是老妈子么?管吃管住还管交女朋友?”

旁边闷声不响的Jackson突然发话:“我手头还真没什么单身的姑娘,有好的我肯定自个儿先留着了。你要是能多待一阵子,机会还大些。不过这事儿我记着了,回头帮你留意着。对了,刚才谁提到猪肉了?我们这儿前两天新来了个西班牙厨师,做猪肉是一绝,要不要尝尝?”

之后的半顿饭,成了Jackson的个人秀。只见他从波尔多酒庄的品酒经历,讲到了回国在青岛学帆船,时不时再品评一下林肯中心新上演的歌剧《波西米亚人》卡司太差,女高音的声线尖锐而不厚重,演不出主人公的悲喜人生。当然他也不指望Karry和马思远能听进去多少,只希望赶快结束这顿该死的饭局。

好不容易撑到回家,一进门Karry就握住了马思远的胳膊:“对不起啊,我不是有意呛你的。”

马思远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啊?你不说我早就忘了。呵——欠——好累,刚才吃着饭时差就上来了,我先去洗澡咯。”

鬼才相信他早就忘了。

Karry在客厅新买的折叠床上翻了个身,床比沙发舒服很多,但此刻他倒是宁可睡沙发,至少可以为自己的失眠和第二天的黑眼圈找个合理的借口。

心里像春日雨后的树林,千头万绪芜杂丛生,还泛着一层说不得的躁动。他必须要好好理顺一下。

——首先,他欠Jackson一个人情,不过好兄弟之间这点事不算啥,破费点回请一顿就是了。

——其次,他跟马思远之前吵过无数次架,还被暴脾气的他动手打过一拳。他最知道该怎么哄他开心,也知道他从不是记仇的人。所以今晚的争吵应该也不是大事。

——最后,他明白无误地听到了,马思远要找女朋友!没错,他就是在意那个“女”字!

——————————————————————————————————————————————————————————————

王俊凯忙于学业,千玺和王源稍微清闲一些,公司就让他们接了个电影里客串的角色。曝光度非常重要,新单曲难产,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吸引一点公众的注意。拍摄前自然要大力宣传一番,请了众多媒体朋友来现场采访。他们上一次客串还是三年前拍尚格云顿的新作,那电影没在大陆上映,国内影响力基本为零。这次不能再错失良机了。

结果千玺在片场骑马,左臂被摔脱臼。那匹马向来温顺听话,想不到到了春天发情期的夜晚,也会酿成意想不到的事故。

这场事故带来了更意想不到的蝴蝶效应——先是家长找制片方和公司索赔,然后现场众多的媒体此刻全都倒打一耙,铺天盖地的舆论声浪都在讨论“童星”的利弊、练习生模式的好坏、公司在事故中应该负有的责任。公司老底儿被揭了个遍,包括财政困难、人才流失、成员学习成绩下滑,还有一些——嗯——高层生活作风问题。

娱乐圈就是这样跟红顶白,就连当时不在现场的媒体,都开始添油加醋说得煞有介事。那些一年前还在夸他们的单曲“格调清新,活力四射”的音乐人,转过头来就改口说“曲风幼稚,味同嚼蜡”。

人的心理都是脆弱的,为人父母者尤其如此。这样大的风浪,即便三个孩子还可以挺住,他们的父母首先不乐意了——谁愿意将孩子托付给这么没有前途的公司呢?无关诚信、无关感恩,仅仅是发自天性的对儿子的担忧,就足以构成一切否定的理由。

是所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人言可畏。

终于,在第一次站到大舞台上的三年后,组合宣告解散。好像真的与他们拿到第一个奖项是同一天?现实是一出你永远想象不到的讽刺剧。

吃散伙饭那天,王俊凯又一次站到话筒前,背后墙上贴着大大的烫金的“Family”,唱了他原来唱过的那首歌。

他曾以为,他永远都不用再唱了。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 

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

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 

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


她们都老了吧,她们在哪里呀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

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 

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


她们都老了吧 她们还在开吗

我们就这样 各自奔天涯”

评论
热度(13)

© 凯源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