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双面胶(四更)

【作者有话说】今天继续发糖,并且有轻度的、很克制的(!)肉,请做好准备。。。

(八)

刚走到鬼屋门口,一只盛装打扮的“鬼”就顶着獠牙嘴角淌着鲜血朝这群人冲了过来,结果被Karry用跆拳道的招式一脚踢了回去。

“哈哈哈哈哈哈你好歹体谅一下他们!假装被吓到给点面子不行嘛?”

“就是,辛辛苦苦扮个鬼还要挨踢,那鬼肯定恨死你了。”刘志宏和Jackson一路嘻嘻哈哈,完全没注意到旁边强装镇定的马思远嘴唇都白了。

“那个……今晚怎么这么冷啊……Karry要不你们先去,我回家拿个外套?”

“进去就暖和了,说不定还能吓出汗呢。”

“出了汗才容易感冒啊,我还是去拿身衣服好了……”马思远刚一转身就被Karry正正堵在路上。

“哪。也。不。许。去。”冷气场全开的Karry不等马思远使出任何撒娇耍赖的招数,牵起他的手,勇往直前地冲了进去。

Jackson也搂住郑子琪的腰:“宝宝,准备好了没?”得到了确切的答复,两个人也像连体婴儿一样黏黏糊糊地挪进了鬼屋。

剩下刘志宏一人在外头欲哭无泪。

对于后来的Karry和马思远,那晚的鬼屋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成了一个千古之谜——或者说,两人对此的回忆和解释全都驴唇不对马嘴。Karry坚持说马思远一路把他拽得紧紧的,后来干脆躲在他身后闭着眼熬完了全程,他自己则变身导盲犬,一边指引着‘向左’、‘向右’、‘路上有坑’,一边拳打脚踢,鬼挡杀鬼佛挡杀佛,出来的时候胳膊都被抓青了。

马思远口中则是完全不同的故事:Karry负责开路,他负责殿后,时不时有一些鬼想从后面偷袭,都被他一一打跑了。遇到危险来不及说话,他都会捏紧Karry的胳膊提醒他。

但至少有一件事,他俩都供认不讳:

终于到了出口,骇人的影像突然消失、逼仄的空间突然开阔、滞重的空气突然畅快。前面的人已经走远,后面的人还没跟上,一时间万籁俱寂,天地间似乎只有他二人。

吓出了一身汗、惊魂甫定的马思远,突然抱住打出了一身汗、气喘吁吁的Karry,吻了他。

随后跟来的Jackson和郑子琪假装四处看风景。你问我刘志宏在哪儿?我也不知道,可能还在入口处纠结着吧。

————————————————————————————————————————————————————————————

大学里的生活简单又平静。偶尔有一些同学认出王俊凯就是当年红极一时的少年组合成员,找他要签名,他也一一答应——反正都解散了,现在的签名不值钱,若只是想拿个签名跟风炫耀大可不必,所以依然愿意找他的,多半是真爱粉。

每周末是一定要见王源的。平时若是下课早,还会打包了王源喜欢吃的菜给他送去学校。

很多人都以为曾经的队长一定热衷于参加各类社团组织,并且一定风头无两、强势霸道。可恰恰相反,王俊凯对于学生会这类事情统统不感兴趣,谁劝都不行。报名了跆拳道社,也只是普通成员,纯粹为了锻炼意志。

他这样做是为了保护王源。他知道,一旦参与了社团政治就会有对手,到时候免不了互揭老底、彼此攻讦。作为昔日的明星,他的关注度本就高于旁人,何况他俩的绯闻满天飞连六岁小孩都知道,怎么能保证竞争中的战火不蔓延到王源身上?

他根本不需要那些虚名。入校后他开始积极寻找校外的实习机会——在这方面,曾经的名气还是稍微起到了一点作用。大一的暑假,他找到了一家私人的战略管理咨询公司的实习,老板的女儿是他狂热的粉丝,多次对他示好,都被他假装忽略了。

大二的暑假,他实习去了宝洁公司市场营销部。也是在这年夏天,王源考上了重庆政法大学。他文科好过理科,高中分科的时候选择了正确的方向,拜托了物理化学的纠缠,至此如鱼得水。

王俊凯刮了一下怀里人的小鼻子:“以后要叫你王律师了。”

“那以后要叫你王老板。”

“老板都是要有私人律师的——我聘你好不好?”

“你给我发工资嘛?”

“没钱。老板自己都没饭吃了。”

“没钱谁要给你干活。”

王俊凯突然一个翻身,将王源压到了身下:“肉偿可以嘛?”

王源从脖子红到耳根:“魂淡我要去告你潜规——唔!……”没来得及说出口的“则”字被硬生生堵在了嘴里,直到快要窒息,王俊凯才恋恋不舍地松开。

“我说过,等你考上大学那天要奖励你。”

“魂淡!你这明明是让我奖励你吧!”

王俊凯桃花剪水的眼睛有炽热的温度:“随便吧,我帮你复习了这么久,不该奖励我嘛?”

——反正吃人嘴软,拿人手短,王源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疼!!!!!——”

(九)

刘志宏悲伤地将三件印着“F”的T恤衫摆成一排,决定以后周一周四穿蓝色,周二周五穿白色,周三周六穿红色,礼拜天三件一起套上去排练。

——借以表达对Karry和马思远、Jackson和郑子琪两对情侣最深的恶意。

时间进入十二月,马思远发现,Karry不开心的时候明显变多了。有时盯着窗外一动不动地出神,叫他也没反应;有时坐在家里一个人喝闷酒,然后不洗澡不刷牙不脱衣服睡到昏天黑地。

对于Karry这样有洁癖的人,这种行为简直就是精神失常的前兆。

马思远知道,他是害怕圣诞节的到来,害怕学期结束,害怕自己回国。马思远觉得他一定要做点什么,抚慰一下这颗脆弱的心灵。

于是在Karry下一次带着酒气昏睡的时候,马思远先去洗了个澡,然后挂着满头满身的小水珠,香喷喷地钻进了Karry的被窝。

Karry心烦意乱地挥手嘟哝:“别闹!”

“真的要赶我走吗?”

马思远清凉的嘴唇落在Karry因酒精作用而涨红发热的脸颊、耳朵、脖颈。被湿漉漉的身体包裹着,Karry感觉自己像一尾搁浅的游鱼,终于滑进了一汪甘泉水,舒服得再也不想出来。

仅存的理智告诉他——不行,不可以,他们马上就要分开……不能这样做……

小手将沾着酒气的衣服一层层剥下——衬衫、打底衫、外裤……

不行,不可以,他们真的马上就要分开了……顶多只剩20天……

一颗圆滚滚的小脑袋埋在胸前,伸出舌头舔自己的锁骨和颈窝,还带着洗发水香气的柔软发丝就在自己的鼻子下,一直撩到他心里。湿凉的腿划过他燥热的下身。

20天……20天……去他妈的20天。

像是要把这些日子以来的郁闷统统发泄出来,被酒精控制着的大脑不太想得起“怜香惜玉”这个词,只有最原始的占有欲——把身下的人揉进骨肉里,是不是就会永远陪着自己,永远不会走了?

一声呻吟,一阵战栗,一脸餍足。

马思远像一只柔顺的猫咪蜷在Karry怀里——其实是因为他还不太下得了床,连翻身都困难。Karry的下巴抵住他的头顶,可怕的空虚感和无助感,在事后的几分钟内,变本加厉地袭来。

“宝宝……”Karry的声音突然有点发颤,“我害怕……”

马思远感觉到拥着他的手臂在发抖,笑着指着床头,“手机拿来。”

“?”搞不清状况的Karry拿过了自己的土豪金,打开摄像头还以为他要自拍床照,心想这不太好吧。

“笨,我的手机。”

"Dear Mr. Ma:

On behalf of the admission committee of New York University, we are very pleased to offer you admission to our undergraduate program at..."

Karry只看到了这一句,仿佛全世界的光都在心里迸发出来。他觉得他还可以再做三场。

——————————————————————————————

过了两年没羞没臊的天堂一般的同居生活,王俊凯毕业了。实习经验充足的他一毕业就进了摩根大通做投行,开始了一天工作16个小时全年无休的日子。

投行的工作最适合快速挣钱,而且对于积攒经验和人脉都大有助益。何况有王源陪着他,也并不觉得怎样苦。虽然每天夜里一两点下班,但回到家看到王源熟睡的面孔,他便觉得怎样劳累都值得。

睡梦中的小人儿有着纤长的睫毛、朱红的嘴唇、白得透明像瓷娃娃一样的皮肤。王俊凯轻轻将他搂进怀里,看他下意识地抱紧自己,嘴角含笑,仿佛怀里有他整个的世界。

他心里已经慢慢规划出了未来的走向——王源还没毕业,所以他不想离开,正好用这几年时间多挣一些钱,打一些基础。他们也不像一些刚毕业的情侣一样着急买房子买车——投行这样高强度的工作本来就不能久做,为什么要这么快安定下来呢?

更何况,他还记得千玺在美国重逢的约定。

王源对他的规划报以充分的信任,虽然心里心疼,但从来不劝他退缩也不多加置喙,只在每天睡觉之前慢火煲一锅汤,王俊凯下班回来就可以喝,乌鸡猪骨鲫鱼乳鸽,一个月都不重样。

王源在大学里的最后一年,两人一起考了托福,然后王俊凯辞了职,开始备战GMAT;与此同时,王源也开始备战LSAT。两个人终于又回到了一起并肩奋斗的日子,像他们还年少的时候一样,只是这次的战场,不是练舞房,而是图书馆。

终于不用再早出晚归、披星戴月。每天早上看着对方的脸醒来,然后一起做早饭一起吃,你坐在我的自行车后座上去学校。中午的时候,你记得我爱吃青椒肉丝鱼香茄子和牛肉面,我记得你爱吃广式肠粉蒜香排骨和小笼包,每次买给对方的午餐,都能买到心坎里。

午后的阳光温暖安静,你嘴馋要吃冰淇淋,结果嘴唇周围糊了一圈像白胡子老头,被我笑着舔去。我背单词背困了昏昏欲睡,你在我耳边悄悄耳语:今天背几个list,晚上就让你来几次,不过我要先检查哦,错一个单词都不能糊弄过去。听完这话我立刻清醒,看着你因为害羞而发红的小耳朵,真的很难克制住啊。

回家吃完晚饭再回到图书馆。秋日凉爽的夜晚让人心猿意马,你环着我的腰,深深吸了一口空气中好闻的青草香,喃喃自语:“我们在一起快六年了呢。”

“但认识你可有十年了哟。”

“感觉十年是一个轮回呢。下一个十年,我们又要换一个地方从头来过了。”

“那再下一个十年,说不定我们就会跑到非洲去了。”

“跑非洲干嘛?教大猩猩唱'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那我宁可去月球。”

“月球上可没有冰淇淋。”

“说不定到时候就有了呢。”

情侣间绝大多数对话都是毫无意义的,但此时此刻,我只想把这每一句对话都用笔写下来、用手机录下来、用心刻在脑海里。

评论(1)
热度(19)

© 凯源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