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双面胶(五更)

【作者有话说】首先我要致歉!!上一篇里头我把两个人在一起的年份记错了!不是四年是六年!还有,今天两个一直平行的时空终于在一个奇怪的点有了交集,嗯……

(十)

刘志宏最近有点儿神秘兮兮的,天天下了课就往外跑,大家招呼他一起吃饭也不去。马思远觉得这里头一定有蹊跷,于是发动了侦探技能,悄悄在刘志宏手机上装了find my friends,看着他的定位沿着哥大东边的Broadway一路南下,最后停在了50街附近的百老汇剧院区。一连几天都是如此。

“这小子,什么时候开始看音乐剧了。”

Karry听到也觉得纳闷:“我记得他原来一看音乐剧就睡着,睡着还打呼噜,丢死人了,为这个我们还发誓再也不带他去——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该不是看上哪个演音乐剧的妞儿了吧?”

Karry笑得打跌:“就他?演音乐剧的能看上他?诶诶,别的不说,能在50街这种地段演出的女演员,一个个还不得比他大个十岁八岁的——要是他真看上了谁,那咱以前还低估了他,看不出他还好这口,怪不得在学校里一直找不到。”

两个人分析了无数种可能性,比如认识了一个爱看音乐剧的妹子所以陪她过去?或者家里来了什么亲戚长辈让他作陪?又或者——

马思远如临大敌地吼了一句:“他被某个女明星包养了!”

Karry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赶紧拉来Jackson和郑子琪一起分析,分析来分析去,都觉得这种可能性最靠谱。出于人道关怀和朋友义气,他们觉得不能让刘志宏就这样堕落下去,一定要让他悬崖勒马,勿谓言之不预也!

于是在刘志宏下一次神秘消失的时候,四个人结成了同盟,每个人近距离跟踪一小段,剩下的人躲在远处用手机联络。这样是为了减小被发现的概率,而且一旦被发现也比较容易用偶遇来解释。

马思远负责盯着最后一段,果然看见他闪进了一个装饰华丽的剧院。马思远没买票进不去,只能在门口看海报——海报上居然有中文,上面写着四个汉字:“大韶舞团”。

想到演出结束后前后门都有可能出人,四个人决定Karry夫夫守后门,Jackson夫妇守前门——当然蹲在门口像个要饭的大可不必,去街对面的咖啡馆快餐店守着就行。

三个小时之后,眼尖的马思远终于发现——刘志宏果然紧跟着一个演员从后面走出来然后直接上了车,而他跟着的那个演员,是个男的!!

——————————————————————————

冬去春来,王俊凯拿到了Manhattan College的MBA offer。拿到的当天他就跟千玺通了电话,五年多不见的老友,终于有了重逢的机会。千玺的声音几乎有点哽咽。

王源还在等他法学院的消息。王俊凯有很好的工作经验,读MBA不成问题;但王源是真的担心自己,每天都没着没落的,夜里翻来覆去睡不着。

——但是有一件事能让他心情立刻好起来,那就是他们在一起六周年的纪念日。王源知道王俊凯必然是记不得这些事情的,所以纪念日当天,一早就推说自己昨晚失眠了要在家补觉,把王俊凯随便找个由头支了出去。

然后开始精心准备六周年的晚饭。下楼买点鲜花摆桌上,墙上多挂几张他们的合影,去菜市场买条新鲜的鲫鱼和牛腩,回家变身中华小厨神,砍瓜切菜忙的不亦乐乎。

手机“叮铃”一声响,有新邮件。王源随手抓过手机,点看收件箱。

“Dear Mr. Wang,

I regret to tell you that...."

王源只看了一行字,心情瞬间跌到低谷。

虽然早就知道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道理,申请法学院的时候也算是广撒网——但能够让他和王俊凯继续一起生活的城市,只有纽约。

这是最后一封来自纽约的拒信。事已至此,最好的情况就是他能拿到某个其他学校的offer,然后在美国跟王俊凯long D;最坏的情况,就是他根本拿不到offer,连美国都去不了。

“反正不都是long D么……三个小时的飞机和十三个小时的飞机,没什么本质区别……”王源不知道是在安慰自己还是讽刺自己,自言自语着,眼泪不觉间流了满脸。

擦干了眼泪,他想着这可能是他们最后一个一起过的纪念日了,哀伤的心底又绽出一丝微弱的凄凉的光。如果真是这样,他死也要好好准备。

于是王俊凯回来的时候,闻到的是扑鼻的异香,听到的是王源用电子琴弹的《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看到的是一屋子的玫瑰,墙上贴了巨大的五线谱形状的墙花,流丽蜿蜒铺满了一面墙,每个音符下面都有一张他俩的照片,从小到大的时间顺序,他们走过的每一步都历历在目。

岁月如歌。

王源一曲弹毕,走过来紧紧抱住了他。

“六周年快乐。”

王俊凯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六周年快乐……”两人都趁对方不注意,擦了擦眼角的泪,

等到吃完晚饭,王源才将自己拿到拒信的事和盘托出。他尽量将事情陈述的乐观一些:“……没关系的,大不了我找个不忙的工作,半年去看一次你,你半年再回来看一次我,这样我们一年就能见四次面了……”但说着说着还是忍不住哭出来。

王俊凯捂住了他的嘴,拭去他的眼泪,扳起他的下巴让他直视着自己坚定的眼神:“其实,还有一条路。你等一下。”

说完他进屋,过了一会儿走出来,捧着一个小盒子跪在王源面前。

“跟我结婚吧。”

(十一)

刘志宏对自己谈了个男演员的事儿供认不讳,但打死都不说那个男演员叫什么名。而对于大家关于“包养”的揣测,他立刻炸了毛。

他的理由有理有据无法反驳:“他挣那些钱哪儿养得起我。小爷我虽然不是富二代,好歹也是家底殷实吃穿不愁,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可他是个男的!”Jackson说完这句话就意识到Karry夫夫还在旁边,赶紧改口,“我是说,他是个老男人!”

“你哪只眼睛看见他老了?就比我大两岁而已嘛。”

“得得得,那你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刘志宏罕见地笑得腼腆:“你知不知道,他居然听过咱乐队的演出!就是上个月感恩节晚会的那次……他可是先追我的!”说完不无得意,“多亏咱乐队里除了我都脱了团,要不然可能还轮不上我呢。”

剩下四人面面相觑——他们反正是死都没看出来刘志宏哪里会吸引老男人,除了有点傻有点二有点缺心眼……好吧,也许老男人就喜欢这一卦也说不定。

圣诞节很快到了。Karry和马思远躺在床上看电影,顺便看着远处帝国大厦亮起来的红绿两色灯。

“我记得,我到你家的第一天就注意到这个楼了。”

“我当时是觉得,你连帝国大厦都没听说过,蠢死了。”

“你那天就答应要陪我上去,这都好几个月了一次都没实现过。”

“好好好……明天就带你去。”

“这么勉强啊那还是算了……你看着这么高的楼就不想上么?”话刚一出口,马思远就意识到了一丝危险的讯息。

果不其然。“上楼有什么意思。上你才有意思。”话音未落人已经压了过来,险些把电脑压碎——救命!Karry果然瞪着鼻子就上脸。

“滚去洗澡!”马思远伸脚打算把他踹下床。

Karry却像是黏在了他身上:“圣诞节special,一起洗?”

今晚别想好过了。

————————————————————————————————————————————————————

王俊凯拿着F1学生签证到了美国,王源拿旅游签证陪他过来,两人在纽约直接领了证。

有了法律的婚姻关系,王源的F2陪读签证就不成问题。同性婚姻的签证甚至比异性夫妻更好办,异性夫妻尚且有假结婚的嫌疑需要层层盘查,他俩完全没这顾虑。

刚到纽约的生活并不轻松。王源还在继续报考第二年的法学院,又开始了埋头苦读的生活。王俊凯在投行工作两年多,攒下的钱交完学费也只是刚刚好够生活费。好在千玺够仗义,让他俩住进了自己家还免收房租。

王俊凯记得,他好像从未正式跟千玺承认过他跟王源的关系,但不知怎么的,千玺完全默认了这个事实,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惊讶。后来他听说,千玺也有一个小男友,还在读大学,俩人刚开始不久,正是如胶似漆的时候。

千玺如今已经成了“大韶舞团”的台柱子——这是第一家在北美闯出了名堂的华人舞蹈团体,“大韶”是传说中三皇五帝时期祭祀的乐舞,融入了现代风格的古典舞步令西方人惊叹。他们经常在美国各地巡演,这一阵子常驻百老汇,《纽约时报》还为此大肆宣传了一番。

三人在一起的时候,王源感叹:“当初咱仨一起出道,结果只有你把演艺事业坚持下去了。我跟小凯都没脸来见你。”

千玺还是像原来一样腼腆地笑出了梨涡:“我要是早认识小刘几年,可能也不会有魄力直接出国学舞。我走的路比你们更险,一不小心就沦落得什么都不是。”

——孤身一人往往无所畏惧,成败沉浮都只与自己相关。但凡有顾虑、有犹疑,往往只来自那个牵挂的人。

但即便这样,王俊凯和王源也从来没后悔过。对他们来说,认识对方就是世界上最大的事,事业和成就,只是他们爱情的锦上添花。

到美国的第一个圣诞节,王氏夫夫第一次见到了千玺的男朋友小刘——那是个快乐的男孩子,说话口无遮拦、时常犯二,二得让王俊凯回忆起了小时候的王源。

吃完饭四个人一起登上了帝国大厦顶层。纽约的夜景像银河一样铺在他们脚下,流光溢彩。

夜里顶楼的风很大又很冷,王俊凯解开宽大的羽绒服,将王源整个包了进去。

“还记得小时候在朝天门大桥看重庆的夜景么?”

“记得。当时人们都说,重庆像纽约。你看像不像?”

“这个角度不像,要隔着哈得孙河看过去才行。重庆可没有这么高的楼,能让咱站在顶上,整个城市都踩在下面。”

王源不再说话,看着下面的景色出神。现实与年少的记忆慢慢重叠,美景在前,良人在侧,世界上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这种想法和十年前的他并无二致,这让他觉得自己还找得回少年时的心境,很开心。

他的眼里有整个星河,王俊凯的眼里只有他。

(十二)

Karry在电梯里就开始不自在——没错,他恐高,在纽约这么多年不上帝国大厦就是这个原因。但为了马思远,这一次他豁出去了。

好在这个电梯不是观光电梯,封闭的空间看不见外头,让他稍微舒服些。有些要死的高楼连电梯都是透明的,他能直接晕在电梯箱里。

到了顶层,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宽大的楼层挤满了游客,他们随意走着看了看介绍帝国大厦历史文化的标牌,马思远觉得无聊,就拉着Karry去外面露台上照相。

Karry心里一颤——该来的果然躲不掉。“外头那么冷,在里面看看就好了吧……”他试图推脱虽然不抱指望。

“没听说过吗,有一句话对中国游客有致命的杀伤力,就叫——来都来了!走嘛走嘛给我拍个纽约的全景,你嫌冷穿我的大衣!”

战战兢兢地到了外头,Karry小心地远离露台边缘,靠里站着帮马思远拍照,花了很大力气才克制住手抖。

结果刚一拍完就被马思远拉到了边上:“快看,中央公园真的是一个四四方方的矩形诶,中间还有个蓝汪汪的湖……今天天气好好,河水好蓝!诶你看脚下,车小得跟蚂蚁一样……”

虽然隔着一层厚厚的有机玻璃挡板,Karry依然觉得两腿发软,仿佛下一秒就要栽下去。

偏偏这时候,马思远根本没注意到他的紧张,居然不知死活地假装推他,嘴里还叫着:“哦,掉下去咯……”

Karry感受到一股将他往下推的力,“啊”的一声惨叫,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

从帝国大厦下来已经是深夜了。王俊凯突然连打了几个喷嚏,然后头涨涨的开始发热。

王源心下一紧:“不是刚才在楼顶被冷风吹着了吧?”额头贴过去,果然有点烫,就转身问千玺,“你们家有药没?”

千玺想了想:“正儿八经的感冒药好像还真没有……美国这边不能随便买抗生素,想买药都要提前有prescription。你不如先去给他买点退烧的和缓解症状的,我家附近就有家药房,24小时营业。今晚先坚持一下,要是不行再去看医生。”

王源点点头:“那麻烦你了。”

千玺的车拐过一个街角停下来:“这里调头不方便,药房就在对面,我在这儿等你。小心车。”

王俊凯靠在车座上,看着王源奔向药店的背影——虽然难受,但还是很温暖。那个小小的、纤细的身影,他本来应该再熟悉不过,但不管什么时候看到,都觉得还像小时候一样疼爱怜惜。

周围的店铺大多已经打烊,药店的银白色的日光灯就格外显眼。他隔着玻璃看见王源在药架间穿梭,觉得无比安心。暖烘烘的空调蒸得他昏昏欲睡,困意袭来,他打算阖上双眼休息一下。

睡梦中的人觉察不到时间的流逝,直到一声尖锐的刹车声将他惊醒。

“王源!!!!——”他还在发懵,千玺第一个冲了出去。

评论(3)
热度(11)

© 凯源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