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双面胶(完结)

(十三)

Karry是在一声“马思远”的大叫中醒来的,醒来后发现自己正躺在马思远的怀里,圆溜溜的杏眼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忍不住纵身弹起来,紧紧抱住了他,丝毫没意识到他们还在帝国大厦顶层,四周的游客都看着他们。

马思远以为他还在怪自己推他,一个劲儿道歉:“对不起啊Karry我真的不知道你恐高你原先也一点儿都没表现出来要是早知道我打死也不会拉你上这种鬼地方你刚才吓死我了……”

Karry堵住他的嘴:“……不是,我刚才做了个梦,梦见你为了给我买药,出车祸了。还好你没事。”

马思远一怔,看Karry的眼神确定他没有怪罪自己,这才“噗嗤”笑出来:“恐个高还要吃药,想得美。”说着在他脑门上敲了一下——以前一直是Karry敲他,这次终于翻身做主了。

Karry立刻发动无赖技能:“哎呦你打我……我又开始晕了怎么办……一会儿你要背我回家……”

“装!再装就把你拖出去再推一次。”

Karry立刻知趣地闭嘴了。

其实刚才的梦远不止这些。在那个梦里,他们仿佛重新过了一遍人生——他们依然构成了一个组合,组合的主唱不是马思远而变成了他。梦里他们相识于微时,成名于年少,一时间风头无两。但伴随着成名而来的,是两人的疏远和淡漠。后来组合解散,他们几经浮沉,阅尽人世,终于又走到了一起。梦里好像他们后来也来到了美国,一起白手起家,熬过了许多艰难,正当美好的未来慢慢展开的时候,马思远突然出了车祸……

Karry摇摇头,不愿意再想这个可怕的结尾。这个梦,他没必要跟马思远说——或者至少可以等以后有机会了慢慢说。他觉得这些故事真是太扯淡了,小小的年纪就经历了这么多事、有了这么多沧桑感,恐怕老得都比常人快吧。

还是现实的生活好,无忧无虑而且每天都有燃烧不完的青春热血,可以用来吃饭弹琴秀恩爱,没事儿搞个跟踪挖挖八卦,多么惬意。

——他对梦里的人生很不满意。

—————————————————————————————

王源是在一声浅浅的轻笑中醒来的,醒来后看见病床旁边守着自己的王俊凯,脸色憔悴眼袋严重还有满脸的胡子茬,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

王俊凯适才在打瞌睡,刚被王源的笑声惊醒,见他居然是笑着醒来的,欣慰和酸楚一起涌来,竟一时语塞,只是直直地盯着王源苍白而美好的笑靥,半天才说出一句:“被车撞了还笑得出来,没良心。你知不知道,这几天差点儿要了我的命。”

王源的嘴边依然挂着温暖的弧度:“我刚才做了个梦,梦见咱俩又到了帝国大厦顶上,然后你突然开始恐高,还被吓晕了。我想你怎么这么没出息,这才笑醒的。”

王俊凯宠溺地抚上他的头:“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在你的潜意识深处就这么不堪一击?”

“你晕了我才能反攻你啊。要不然哪有机会。我又打不过你。”

“好笑,等下辈子吧。我去叫护士,告诉她你醒了,看她怎么说。”

王源看着王俊凯日益温厚的背影,想着其实刚才的梦远不止这些。在那个梦里,他们仿佛重新过了一遍人生——依然是竹马与竹马两小无猜,但两人都只是普普通通的学生,不是名人,没有光环,每天过着上学放学吃饭自习的常规日子。中学的时候开始双向暗恋,后来王俊凯先去了美国上大学,他随后跟去。大学里他们好像也组了一个乐队,乐队的主唱不是王俊凯而变成了他,每天打打闹闹嘻嘻笑笑,甜蜜得没心没肺。

王源摇摇头,这个梦,他没必要跟王俊凯说——或者至少可以等以后有机会了慢慢说。他觉得这些故事真是太平淡了,平淡得有些无趣。老大不小了还不为前途做打算,整个人都会懈怠变笨吧,而且这么轻易得来的爱情,能不能经得住考验还很难说呢。

还是现实的生活好,他们一起经历了人生几度浮沉,一起白手起家,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了今天,对彼此的感情早已融入骨血之中无法分离,又岂是旁人可以比拟的。

——他对梦里的人生很不满意。

(十四)

纽约,这座两千万人口的世界第一都会,每天都上演着无数的喜怒哀乐、无数的离合悲欢。偶遇与擦肩、奋斗或沉沦,二十四小时不曾停歇。单独的个体被投入到行色匆匆的洪流之中,立刻就显得微若蝼蚁,难觅踪迹。

这里的人自负,觉得他们生活的地方就是整个宇宙的中心。

——好吧,在我们的故事里,这么说兴许也有道理。至少它能让两个平行的时空偶然交错重叠,造成一点混乱,然后继续各行其是。

我们的主角,也继续着他们各自的人生——

Karry已经是大学最后一年,他打算转行读个传媒方面的研究生,等马思远一起毕业。最近他们有个很大胆的想法,想把音乐事业继续下去——虽然这条路注定艰难,但他们有实力、有激情,还有郑子琪和Jackson帮他们拉人脉。反正他们还年轻,为什么不朝着自己喜欢的方向奋斗一下呢?即便不成功,他们也有足够的时间可以从头再来。

随着Jackson和刘志宏先后退出,他们的乐队只剩俩人,“开源节流”这个中文名接受度太低了,马思远就取了个英文名叫Roy,他们的组合也改成了“KARROY”这个更容易被外国人接受的名字。乐队还在招新中,因为他们之前很有点名气,所以吸引了不少才华横溢的人,简直要选择困难了。

Jackson和郑子琪一毕业就结了婚。Jackson准备继承他家的集团,郑子琪就安心当了少奶奶,时不时出席一点公益社交活动,帮老公谈谈客户拉拉生意,顺便推销一下KARROY乐队。闲下来她养了两只小兔子,跟Jackson商量着一只叫Karry、一只叫Roy。两只都是公兔,但据说它俩经常黏黏糊糊的纠缠不清。

刘志宏在千玺的介绍下进了舞团,负责做一些宣传文案方面的工作,跟着千玺四处巡演。他总觉得自己屈才了,跃跃欲试想踢掉千玺的经纪人自己上,虽然短时间没这个希望。

王源终于在第二年被New York Law School的JD(Juris Doctor,法学博士)录取。彼时王俊凯已经毕业,在一家私募基金任职,志向是将来自己开一家Hedge Fund。两人在一河之隔的Jersey City买了房,楼下就是火车站,坐上车进城只要15分钟。每周要么进城扫个货、要么去附近的公园里划个船钓个鱼。假如千玺刚好在纽约,也会喝喝酒叙叙旧,喝High了就唱一首三人少年时唱过的“蹦蹦蹦气氛刚好”或者“童话中魔法的城堡”,吵得楼下的直敲天花板,楼上的直跺脚。

Karry创作的作品被他人盗用,打官司时请来的律师团队里,有个实习生叫王源。他总觉得这个名字眼熟,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到过。

Jackson的易氏集团是王俊凯公司的客户,在一次社交晚会上,王俊凯看到了KARROY乐队的演出,回家笑着跟王源说:“那个主唱跟你英文名一样呢,都叫Roy——在他们身上,看得到咱小时候的影子。”

“大韶舞团”排了部最新的舞剧叫《蝴蝶梦》,千玺担纲男一号,这几天在纽约公演。王俊凯和王源自然要捧场,Karry和马思远则是在刘志宏不停的宣(威)传(逼)攻(利)势(诱)下,勉强答应去凑个热闹。

《蝴蝶梦》的创作灵感来自“庄周梦蝶”的故事。一开始,千玺扮演的庄周逍遥云游、态拟神仙,然后在一片变幻的云雾和光影中,他变成了一只蝴蝶,嬉戏春光,乐而忘返。

“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

印度教认为,我们存在的宇宙,不过是大神梵天的一个梦,我们都是他梦中的人物。等到梦醒时分,世界就会毁灭。

舞台上的故事让Karry和马思远、王俊凯和王源,都有一时间的出神——他们都还记得之前的那个梦,梦境太真实,仿佛昨天就发生过一样,真实得甚至让他们怀疑,在某个平行的宇宙平行的时空中,会不会有另一个自己,演绎出那样的人生。

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

现世的世界抑或彼岸的世界——

生而为人抑或生而为蝶——

反正他们都是在一起的,怎样都分不开。

(END)


【后记】

我想表达的是个什么意思呢?K远与双王,就像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一个欢脱,一个沉稳;一个热血,一个理性;一个一帆风顺,一个几经浮沉。虽然多有交集,他们依然是截然不同的个体。

故事的最后,K远以另一种方式延续了双王的音乐梦想,也算是一点心理上的补偿吧。

Jackson和千玺也是两个不同的人——前者的存在是为了满足千苏党,后者的存在是为了满足千文党,但我发现我实在不擅长写配角。。。_(:з」∠)_

近期可能不会再写长文了。短篇的脑洞时时有,兴之所至就随便撸一发~欢迎继续捧场

评论(5)
热度(20)

© 凯源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