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更衣室脑洞

四月中旬的帝都干燥而多风,这让从潮湿温润的重庆来的两个小家伙十分不适。王源在这儿待了三天,总算撑住了没在舞台上掉链子,结果415一过,精神一放松,当晚气管炎就有复发的趋势,在宾馆咳得眼睛通红像只小兔子。


“今年已经不错了。”千玺一半安慰一半哂笑的口气,“我刚记事那会儿,还有沙尘暴来着。”


王俊凯没接话,泡好了冰糖雪梨水递到王源手里:“赶紧喝,喝完了上床睡觉。”说完转身进厕所擤鼻涕。他对花粉和柳絮有轻微的过敏,刚打了两个喷嚏,说话声音也囔囔的,鼻头发红像刚睡醒的小猫。


“不困嘛……”王源还沉浸在拿了好多奖的喜悦中,喝完杯子随手一扔,一边咳一边开始在床上弹跳,千玺也跟着他一起疯,拿着枕头互相打,结果跳起来头撞到天花板,捂着脑袋哎呦哎呦地叫。转移到地上接着蹦跶,枕头甩过去打翻了水壶,哗啦啦撒了一床。


还在厕所的王俊凯听到外头叮铃咣啷一阵闹腾,心里默默翻了1024个白眼。


对着镜子默念三遍“我是最冷静的最冷静的最冷静的王俊凯”,然后深吸一口气,黑着脸、冲出厕所、捏住王源的后脖颈、把他扔到床上,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王俊凯简直觉得自己全身自带大佬气场,枪战片里狂拽酷炫的黑帮老大都是这么对付不听话的小弟的。


不过这个小弟,好像不按剧本搭戏。


“老王你干撒子哦!!救命啊!强——”


王源突然住了嘴。青春期的男孩子,开起玩笑来百无禁忌。他平时跟学校兄弟们也是“强J”来“强J”去惯了,不经意间冲口而出,却因为对面前的这个人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小心思,竟然说不下去。


好在,机智如一哥当然不会让自己这么囧掉。小鹿眼睛骨碌碌一转,说出口的就成了——


“……抢劫啊!救命啊!抢劫啊!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你拿去吧!”


“要钱没有,要色一条,你拿去咯……”千玺在旁边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说得王俊凯脸上一红,手下不禁松了劲,一直绷着的虎牙也忍不住跑出来透透气。


一抬头,只看见千玺惯常的、只斜一边嘴角的、晦涩莫名的微笑。千玺不理他尴尬的对视,站起身拍拍屁股:“反正我这床也湿了,今晚我还是回家睡得了。你俩晚安!”


虎口脱险的王源顶着鸡窝头爬起来,捏着喉咙吐着舌头咳嗽,咳几下再像只小puppy一样抖了抖呆毛,栽到床上大口喘气。


“作为你刚才欺负我的惩罚,你去睡那张湿床,干爽的床铺留给我!”


“我还没惩罚你不听话呢。数学作业不想写了?”


“……老王我错咯……”


【所以俩人究竟是怎么睡的呢?】


前一天闹到深夜的后果,就是第二天王源的起床气大到能掀翻屋顶。王俊凯拽着他的手把他拉起来几次,都功亏一篑地让他又倒了下去,最后只好使出杀手锏,对着他耳朵后面轻轻吹气,凉丝丝痒丝丝的,痒得王源一个激灵坐起来。


清了清嗓子,糟糕,气管炎好像加重了,说都话不出来。


小话唠一夜变成了小闷葫芦,王俊凯难得地享用了一顿清净的早餐。


去机场的路上一路无话。看王源还是闷闷的提不起精神,王俊凯悄悄捏了捏他的手,拍拍大腿,示意他要是困就躺上来睡会儿。王源也没理他。


到了机场更衣室,王俊凯满怀歉意地看着经纪人姐姐:“姐姐,王源今天身体不舒服,状态有点不好,能不能麻烦你出去一下,我开导开导他?“


占了一半脸庞的大眼睛眨啊眨,任是谁都很难拒绝的吧。


经纪人姐姐耸耸肩,真拿这两个小家伙没办法。也知道要对付王源,只有王俊凯管用,她倒乐得清闲,转身出去,随手带上了门。


王源根本没反应过来他要干什么,一股强大的力道就把他推到了墙上,接着眼前一黑,那人已经熄了灯。


眼睛还没来得及适应黑暗,只看得见王俊凯夜光的衣服轮廓闪过一道荧黄的光,带有侵略性的鼻息已经近在方寸之间。


“不开心?嗯?”王俊凯的“嗯”永远带着慵懒的上挑的尾音,还有变声期男孩特有的沙哑,像刚酿出来的新鲜红葡萄酒,从头到脚都是带着涩意的醉人。


王源突然恢复了语言能力,虽然还说不利索:“没……没有……”


“还没有,你差点把不开心都写在脸上了。”


“嗓子疼,别闹……”王源想推开他,但这个人的力气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大,堂堂南开中学的篮球校手都敌不过他。


四周空气突然静得可怕,隐约有扑通扑通的声音像《Heart》的鼓点,王源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跳坏了,万一得了心肌炎,后半辈子还怎么跳舞啊。这更衣室为什么这么热,大帝都的机场难道没有空调吗。这衣服好像一点都不透气呢,被薄薄的一层汗黏在身上难受死了,差评——


——唔……这个人的嘴唇好像很软,虎牙好像很尖,双手好像很温柔。


等王源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吓得一把推开王俊凯,觉得整个世界观都被打包扔进了木桶里,又从尼亚加拉大瀑布推下去滚了几滚在石头上撞得稀碎。好不容易从雷霆万钧的冲击和震荡里缓过来,那些洒在石头缝里的世界观的残骸居然长出了几朵小花,被瀑布的水气滋润着,迎着彩虹开得摇曳生姿。


“老王你干撒子哦!!你强——”


“强什么?我从昨晚就等你说完这句话呢,说话说一半逼死处女座哦知道不?”王俊凯笑得容光满面,王源觉得何止这一间更衣室,整座机场都不用再耗电了。


“你强……强人所难!强词夺理!墙外开花!墙头草两边倒……”


“用成语还不如我呢。以后你耍一次小脾气我就亲一下,亲到你听话为止。知道不?”


确定王源真的缓过来了不再带着一副事后的表情让阿姨们浮想联翩,王俊凯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又帮他理了理呆毛,拉开了更衣室的门。


呼——外头好像真的比里面凉快很多呢,新鲜的空(调)气吹在脸上凉凉的。刚才居然出了汗,自己都没发现。


阿姨们又开始尖叫了。王俊凯觉得,自己这一刻一定又man又酷。

评论(4)
热度(46)

© 凯源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