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狐生【七夕贺文】

- 大过节的就不虐了吧,来点短傻甜的。

- 原故事来自袁枚《子不语 · 狐生员劝人修仙》。我一直很想从古人的笔记小说中找灵感,今天算是个开头,之后可能还会陆陆续续出一些?

- 题目就可以看出来啦,这里头的源源是只小狐狸哦。

————————————

人们都说,山上的那座老屋闹鬼,明明荒废已久无人居住,夜里却时常发出桌椅碰撞的响声和人的喁喁低语。开发商想拆掉老屋建楼盘,卖不卖得出去暂且不说,施工的工人先被种种的灵异之状吓得屁滚尿流,此事就此搁置。


传说越传越邪乎,别说普通市民,连流浪汉都不愿踏足这里。老屋周边五百米,一片死气沉沉。


可王俊凯偏偏不怕死,越是鬼屋越兴致盎然,不远千里慕名而来,发誓要在屋里住一夜。


出乎他的意料,鬼屋里虽然乱了些,却并没有因荒废已久而累积的厚厚尘土,反而十分干净。开关打开有电,水龙头拧开有水,橱柜上有锅碗瓢盆,冰箱里有鸡鸭鱼肉,仿佛主人刚刚外出一样。


这根本就是哪个世外高人的隐居地吧,王俊凯失望地想,大概是这个人平日里深居简出,大家看不到,还误以为闹鬼呢。


既然有人住,贸然闯进来就实在太冒犯了。王俊凯正准备离开,忽然看见书桌上平摊着一本厚厚的笔记本,上面写满了他看不懂的稀奇古怪的文字。类似的笔记本还有好几册,堆在桌上,有的画着山川河流,有的绘有衣冠服饰,但一个字都读不懂。


莫非找到了传说中的神秘天书?盗墓笔记?外星人的藏宝图?中二少年王俊凯在脑子里把他所有看过的小说动漫都过了一遍,瞬间冒出百八十个念头,强烈的好奇心催始下,他决定留在这里,看看屋子的主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天不知不觉间黑了。山间的夜色并不恐怖,半轮明月悬于窗牖,习习晚风吹得人暑意顿消,沉沉欲睡。


半梦半醒的王俊凯,忽然听见窗口有刺刺拉拉的响动,惊醒后一时又找不到藏身之地,只好钻到了床底,眼睛盯着窗户,心口扑通扑通地跳,刺激得像做贼一样。


窗子并没有打开,只从窗缝里探进来一张人形的纸片,比商场门口立着的人形板更软,像是用传真机传真了一个活人。王俊凯极力捂住了嘴,才没有吓得叫出声。


纸片人进来后,像吹气一样慢慢鼓起来,从腿脚到胳膊,从胸膛到头颅,最后竟变成了一个长身玉立的小少年,对着自己白嫩嫩的脸庞东捏捏西捏捏,玩橡皮泥一样,把它恢复成了小巧精致的样子,一个不小心手劲使重了,红嘟嘟的小嘴“哎哟”叫出声,好看的眉头皱成一团。


少年走到床前刚想躺下,忽然察觉到床下有人,低头一瞧,圆溜溜的杏眼正对上不知所措的王俊凯。


“卧槽你谁!”少年大叫一声,一步蹦得三米远。


王俊凯见他相貌可爱,心里早就不怎么恐惧了,如今见他反倒被自己吓到,便放宽了心,略尴尬地爬出来:“那个……小兄弟你……你别误会,我……我是在这山里迷了路还扭到了脚,所以才进来休息休息……我没有恶意的……”说着夸张地瘸着脚走了两步好让他相信。


少年拍拍胸口:“嗨,吓死我了,还以为又是个开发商要来动迁呢。告诉你,老子在这住了一千年,这房子不准拆,多少钱都不拆,谁强拆我就咬谁!”说罢假装很凶恶地呲出一口小白牙,却不知在旁人眼里毫无威慑力,只显得调皮又可爱。


王俊凯噗嗤笑出声:“住了一千年?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话音刚落,一股白烟腾起,少年变成了一只纯白色的狐狸,皮毛闪着银亮而柔软的光。王俊凯觉得可爱,伸手想把它抱起来,又被小狐狸挣脱,化回了人形。


“人类不要乱碰我!”炸毛的少年嚷嚷,“发型都乱了……”


“好好好不碰你……你有名字吗?没有我就叫你小狐狸啦?”


“有啊,我叫王源,三点水的源。你呢?”


“我叫王俊凯,想不到跟你同姓呢。”


“唔……看在你也姓王的份上,老子先不赶你走。你既然迷路了找到这,肚子饿不饿啊?冰箱里有我昨天刚抓回来的鸡,但我还没学会怎么像人类一样做饭,你要是会做你就去自己煮了吃吧,总之别出声,别打扰我复习考试。”


“复习考试?”王俊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们狐狸还有考试?”


“还不是跟你们人类学的,害得我们没日没夜背书。”王源撅着嘴,“这考试很重要的,每年考一次,由太山娘娘当主考官,考过了才能继续修仙,考不过只能沦为野狐。你看看,我花了五百年时间,就为了修成人形,学说人话。要是这次考不过,我五百年的努力就白费了,多惨啊。”


“那你们都考些什么呢?”王俊凯忍不住问。


“考很多啊,比如语文,”王源拿起一册笔记本,指着一行狐族的文字翻译给王俊凯听,“请举例《聊斋志异》中四篇提及狐仙狐妖的文字,并任选一篇默写。你选的这一篇中,用到了哪些修辞手法?表达了作者怎样的思想感情?”


“还有地理,”王源拿起另一个笔记本,“《淮南子》中记载的涂山妖狐氏族位于如今的哪里?此处的典型地貌和气候条件是什么?为什么适合狐类生长繁衍?”


“还有历史,”王源拿起一开始摊开在桌上的那本,“如果没有狐妖妲己,你认为商朝会亡于帝辛(纣王)手中吗?你认为商朝的灭亡是偶然因素还是必然因素?”


合上笔记本,王源苦着一张小脸:“我理科学得不好,只能选文科这些死记硬背的东西,但即便这样我也还是要考数学。白天刚溜到人类的补习班上蹭课,你们人类的老师讲得好快,我才学会导数的定义,你们都开始讲常微分方程了。根本听不懂。”


王俊凯见他的苦瓜脸实在可爱,忍不住伸手摸上他软软的头毛:“这样啊……我数学学得还可以,要不你留我在这多住几天,我教你数学吧。”


“真的可以吗?”王源的眼睛像是瞬间开了一整个草甸的花。


“傻子。”王俊凯乐呵呵地刮一下他的鼻子,“你先复习着,我去给你做饭。想向人类看齐就不能再吃生肉了哦。”


王俊凯一高兴就忘了装瘸,王源觉得这个人类好像并没有扭到脚的样子,然而看着他挺拔的背影在厨房忙碌,比之前见到的那些人类都帅一些呢。


修行了一千年的王源从来不知道,做熟了的食物可以这样好吃,一时间也顾不上说话,埋头吃了一整盘的酱油白切鸡,连骨头渣都吮了三四遍才舍得松口。


王俊凯在一边絮絮叨叨:“慢点吃,别噎着了,来喝点水……诶诶,筷子不是这么用的……算了你还是用手吧。你别光顾着吃肉啊,把这盘青菜吃了,不吃完不许下桌。”


“你很烦内!怎么没发现你还跟个老妈子似的啊!老子独来独往一千年要你管我!”


“那……不管你了?线性代数的题做完没?非奇异方阵的定义是什么?特征向量会求么?……”


王源不出声了,默默低头,菜叶子塞了满嘴,咀嚼的时候有一半叶子还漏在外面,王俊凯觉得这哪里是狐狸,明明是只小兔子嘛。


补习完已是深夜。王俊凯洗完澡出来,见王源已经累得现了原型,白白小小的一团蜷在床上。


“王源,起来洗个澡再睡好不好?王源?王源儿?源源?……”王俊凯心下一怔,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叫出了这么肉麻的昵称,抚摸着小狐狸脊背的手顿了顿。


见小狐狸没有反应,他才略松一口气,放弃了叫他洗澡,翻身上床。


他体质气血偏热,睡到半夜出了汗,朦朦胧胧觉得身旁有一团凉凉软软的东西,下意识地伸手搂了过来。那团活物好像也贪图温暖似的,往他怀里拱了拱。


一人一狐,好梦正酣。


山居的日子,觉察不出时光的流逝。日头东升西落便是一天,雀鸟离巢又返便是一天,三餐过后便是一天,十来道题讲完便是一天,背了两篇文章便是一天,相拥睡去一觉醒来,又是新的一天。


王俊凯越发贪恋这山间隐逸的时光——或者更贪恋与之共度时光的小狐狸?


直到有一天王俊凯醒来,发现身边的小狐狸没了身影,还以为他又跑出去蹭课了,结果在书桌底下发现了他,耷拉着两只耳朵背对着王俊凯。


“王源儿,怎么啦?”


“王俊凯!我完了!”狐狸身形的王源带着哭腔说着人话,让王俊凯觉得说不出的违和。


“怎么了怎么了,你别哭啊……”王俊凯着实慌了神,“你考试资料丢了?还是考试是今天,你睡过了?……”


王源又变成了人形,眼睛噙着两汪眼泪: “你……你也跟我一起修仙吧,好不好?”


王俊凯这下彻底愣住了,他本来就是伟大祖国无神论教育培养出的根正苗红好青年,前些天碰着只狐仙,世界观已经遭到了完全的颠覆。如今这狐仙居然让他也跟着修仙?他以为那是玄幻小说里才存在的情节。


王源继续抽抽搭搭地说:“你看啊,我们狐类修仙,要花五百年才能成人型说人话;而你天生就可以,就比我们省了五百年的功夫。你又这么聪明,修起仙来,比正常人又要少个三百年,要是咱俩从现在起一起修炼,说不定你还能比我更早得道。你不能浪费了你的优势啊……而且修仙真的不会打扰你的日常生活,你白天还是可以上学、上班,只要每天晚上抽出两三个小时来,我来教你怎么做……好不好,王俊凯,答应我好不好……”


“可是……我修仙有什么好处呢?”


“长生不老啊。”


“可我觉得这辈子的时间也够用了啊,干嘛非要长生不老?”


王源沉默了片刻,一咬牙,像是抱了很大的决心似的:


“我就算不修仙,也有至少九百年的寿命;而你活到一百岁就死了,剩下的八百年,你让我怎么过……”


这小傻子,原来是舍不得自己啊。


王俊凯的心像是被狠狠割了一刀的蜂巢,钝钝的痛,却在痛中流出蜜来。


他将王源紧紧搂在了怀里:“好,我答应你。”


后来的人们啊,常常看见一个英俊的少年出入那座鬼屋,来来回回形色如常。鬼屋的传言慢慢不攻自破,但好在开发商没再打这片地盘的主意,因为老屋成了市里保护的古迹。


那个英俊的少年有时会抱着一只雪白乖巧的狐狸跟邻里打招呼,有时则牵着一个跟他一样帅的少年。人们都猜测,他们是很久以来就住在那儿的。


——————————————————————

(番外)

“宝宝不是说,要每晚抽出两三个小时来修炼吗?这才一个小时呢。”


“混……混蛋!!老子说的是修仙,不是修……修……房……啊那里不要!……”


“修什么不是修,双修也是修哦。”



———————(附《子不语 · 狐生员劝人修仙》原文)————


赵大将军之子襄敏公总督保定,夜读书西楼,门户已闭,有自窗缝中侧身入者,形甚扁;至楼中,以手搓头及手足,渐次而圆,方巾朱履,向上长揖拱手曰:“生员狐仙也,居此百年,蒙诸大人俱许在此。公忽来读书,生员不敢抗天子之大臣,故来请示。公必欲在此读书,某宜迁让,须宽限三日。如公见怜,容其卵息于此,则请扃锁如平时。”赵公大骇,笑曰:“尔狐矣,安得有生员?”曰:“群狐蒙太山娘娘考试,每岁一次。取其文理精通者为生员,劣者为野狐。生员可以修仙,野狐不许修仙。”因劝赵公曰:“公等贵人,可惜不学仙耳。如某等,学仙最难。先学人形,再学人语。学人语者,先学鸟语;学鸟语者,又必须尽学四海九州岛岛之鸟语;无所不能,然后能为人声,以成人形,其功已五百年矣。人学仙,较异类学仙少五百年功苦。若贵人、文人学仙,较凡人又省三百年功苦。大率学仙者,千年而成,此定理也。”公喜其言,即于次日扃西楼让之。


  此二事得于镇远太守讳之坛者,即将军之孙,且曰:“吾父后悔未问太山娘娘出何题目考狐也。”

评论
热度(8)

© 凯源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