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Copula(3)

文中的H市和D市都有对应。LO主是D市人,对这座城市有特殊的感情。部分景色描写可参见下图。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三)

这一年的五一假期,一群人计划着出去旅游。王源本来也想叫上吴月——正好她的生日就在这几天(吴月=五月),青山绿水加上在她生日的时候表个白,这事儿绝对能成。

 

结果吴月一早就定好了跟爸妈去日本,王源的小算盘落了个空。

 

虽然不免有点失望,王源还是跟着大队伍出发了。每个人都叫上自己的朋友,朋友又再叫上朋友的朋友,凑了浩浩荡荡的二十来号人,完全丧失了行动力,每到一处只能分割成小团体行动。

 

王源倒是乐得自在。

 

他们先来到了北方的H市。这是一座由俄国人建造的历史文化名城,即便到了五月也颇有凉意。年轻人到了半夜总不愿意睡觉,他们住的酒店又刚好在市中心的繁华处,从48层的高楼看过去,整座城市流光溢彩,而他们自己像是梦境中的人物。

 

“反正睡不着,出去逛逛怎么样?外头应该挺安全的。”王俊凯一到这时就掩饰不住的兴奋。

 

于是王源披上外套陪他出去。凌晨两点的大街,人已经开始稀少,但灯还亮着。俄国人留下来的欧式建筑俯拾即是,带着北国春日沁凉的丁香花的味道。

 

他们走过摆满精致工艺品的橱窗,俄式的套娃娃用金边勾勒,胡桃夹子有两撇好笑的小胡子,水晶玻璃球里的洋葱头教堂落满白色泡沫的雪花。王源觉得每个都好看,站在橱窗前不肯走。

 

“你怎么这么傻,净喜欢这些小姑娘的东西。”王俊凯忍不住吐槽,脸上却笑成了叉烧包。

 

“你滚。源哥我是纯爷们儿。”

 

他们走过巴洛克式雕花的大门和铸铁的阳台,找到了一家24小时不打烊的咖啡厅。外头很凉,咖啡厅里却很暖。王源点了杯热拿铁配一块蓝莓芝士蛋糕,被王俊凯瞪了一眼:“凌晨两点喝咖啡,还想不想睡了。”

 

王源吐吐舌头:“睡什么睡起来high!”说着蘸了块拿铁上的奶油,抹到王俊凯的鼻子上。

 

后来的王源觉得,他跟王俊凯之间大多数的情愫都萌生在半夜。大概白天的时候,人暴露在日光下,总是要扮演那个“别人眼中的自己”;而只有到了半夜,才能肆无忌惮地释放潜意识里的情感。

 

结果嚷嚷着起来high的王源,喝了杯咖啡觉得身上暖洋洋的,反而困意袭来,一路被王俊凯半扶半扛着回了酒店。

 

咖啡的功效过了几个小时才显现,睡到半夜的王源忽然醒来,借着微光,见王俊凯像只大猫一样睡得香甜。明明身量比他大一圈,蜷起身来却低了一截,脑袋快要凑到自己颈窝里,怪可爱的。

 

然后他就再也睡不着,第二天一大早不得不顶着黑眼圈,生不如死的狂喝咖啡。咖啡进了空腹引发胃里反酸,干呕又呕不出来,在旅游大巴上靠着王俊凯哼哼唧唧的。

 

王俊凯哭笑不得的由他靠着:“说你你不听。下次还敢不敢乱喝咖啡了?”

 

王源还嘴硬:“切,仗着那杯拿铁,你源哥我昨天半夜大振雄风,把你这样那样你都不知道。”

 

“把我哪样哪样了?你胆肥了是吧?一会儿午饭不许吃肉。”王俊凯嘴上这样说,到了午饭时间却自己打脸,反倒逼着没胃口的王源吃了几块酱牛肉才许他下桌。

 

两天后,他们坐火车南下来到了D市。这座依山傍海的城市里,5月正是春光烂漫的时节,处处樱花盛开,满城风絮,蜂团蝶阵乱纷纷。更有一条于海边峭壁上凿山而成的沿海公路,王俊凯和王源便租了两辆自行车一路登去,一侧是郁郁葱葱的山峦和悬崖,一侧是无边无际的大海和零星的岛礁。海风吹起两人的刘海,露出了英挺的眉毛,少年的脸上流着汗珠,笑得开心。

 

骑到一个地势高处,两人停下来歇脚。他们都生长在内地,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海,此时更是兴奋。眼前的海呈现出不同层次的蓝,像锦缎铺陈眼前,近岸处怪石嶙峋,海浪拍进悬崖上天生的石洞里,轰然作响。

 

一个当地阿姨跑步锻炼路过此处,见着他们便忍不住问:“这俩小伙长得真俊!是兄弟吧?”

 

王源刚想否认,王俊凯就露着虎牙笑:“对,他是我弟。”说着便搭上王源的肩膀往自己怀里搂。

 

阿姨点头:“怪不得长得这么像。你们是外地来旅游的?给你们照张相吧?”

 

后来王源一直嫌弃自己流着汗的样子不帅,却还是将这张合照挂到了卧室里,一醒来就能看见的位置。

 

其实他们不知道,之后他们肩并肩坐在悬崖边眺望大海,这场景被另一个爱好摄影的路人收进了相机,传到网上带来了众多好评。

 

托一个同学的福,他们居然住进了D市地标性的城堡酒店里。这座酒店以巴伐利亚的新天鹅堡为蓝本,依山而建,城堡前面则是一个巨大的广场。从广场上平坦的地势望去,城堡更是雄伟,几乎耸入云霄。进酒店的盘山路九曲十八弯,终于到了门口,回头便看得见一马平川的广场和广场外大海扬波。王俊凯兴奋起来,两手比成喇叭大声呼喊,声音传了很远很远。

 

住进了这样豪华的酒店就更不愿意睡觉了。一群兄弟在房间的大床上打闹,王俊凯把王源压在床上不让他起身,王源从床头挣扎到床尾,外套被扔掉,T恤被扯开。等王俊凯终于歇口气放开他,他才顶着鸡窝头满脸通红的坐起来。

 

想了想觉得不甘心,堂堂源哥居然被欺负得毫无还手之力,这怎么行。

 

于是王源伙同了一帮其他弟兄反去压王俊凯,人多力量大,王俊凯也只好任人宰割,小老虎一样笑着吼着,小爪子拍着床垫,结实的小腿打得墙壁扑通扑通响。

 

隔壁女生房间不满地砸墙,示意他们安静点。

 

王源吐吐舌头表示不闹了,起身把酒店里送的杂志卷成卷,假装去打王俊凯的头。王俊凯便也任由他摆pose,拿起单反对着镜子拍。

 

夜色已深,上了灯的城堡酒店熠熠夺目。王俊凯又不老实了,拉着王源出去看夜景。

 

两人溜出了酒店大堂,沿着盘旋的山路一路狂奔到前面的广场,又一路穿过广场跑到了海边。深夜的广场空无一人,四周仿欧式的建筑打上了暖黄色和宝蓝色的灯。海边立了几座铜雕,都是小孩子或坐或卧。王源一时兴起,模仿他们的姿势,还没等王俊凯按下快门,自己先笑得抽筋。


于是照出来的每张相都糊得不忍直视。王俊凯又开始笑他傻,然后下一秒就看到了铜铸的大炮,见四下无人便骑了上去,大声嚷嚷:“快给我拍打炮的照片!哥的钢炮是不是尺寸惊人!”


王源白他一眼:还说我傻,你才傻。


海风在空旷的巨大平地上通行无阻,少年的心性在这一刻变得畅达又痛快。

 

王源觉得,这场在他们无忧无虑的黄金时代发生的旅行,可以让他记一辈子。

评论
热度(6)

© 凯源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