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Copula(5)

(五)

从实习结束到开学之前,王源享受到了难得的假期,便回家陪了一周父母。王俊凯则在开学前担任了带新生熟悉校园的工作,每天带着一队学弟学妹四处吃吃逛逛、玩玩游戏。王源看着他在朋友圈发的图,被四个熊孩子抬起来阿鲁巴,笑得跌到地上。

 

叫我源哥:“现在的学弟都这么不尊敬学长了,世风日下道德沦亡[再见]”

 

路飞君 回复 叫我源哥:“咳咳,那只是个意外……[尴尬]”

 

叫我源哥 回复 路飞君:“小心你的终身性♂福[阴险]”

 

路飞君 回复 叫我源哥:“你凯哥生龙活虎,用过都说好[偷笑] 不信来试试?[阴险]”

 

叫我源哥回复 路飞君:“有种(?)就放马过来!跟你源哥大战三百回合!”

 

南岸少主 回复 路飞君:“卧槽男神你……[再见] [再见] [再见] [再见] 这不是私聊啊不是!!你俩克制点儿!”

 

南岸少主 回复 叫我源哥:“我对即将开始跟你们的同♂ 居♂ 生活深感恐慌!!会不会半夜听到奇怪的声音看到奇怪的场景!我要去买耳塞嘛?眼罩?”

 

小伍 回复 南岸少主:“天宇文不怕抱紧我!”

 

叫我源哥 回复 南岸少主:“顺便买点封口胶带、绳索、小皮拍、鞭子……(咦好像有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王源大概是被这样调戏惯了的,本来就不是纯情羞涩的小白兔,在自己的圈子里也是呼风唤雨的一哥,荤段子张口就来,任何人调戏他,他都敢反调戏回去。

 

一周之后他终于回到了学校,小伍、天宇文和王俊凯已经搬了进来。四个人去楼下烧烤店痛快地撸串喝酒,庆祝正式开始的同居生活。

 

酒酣耳热的时候,不知是谁突然嘟哝了一句:“哎你看,咱四个单身汉这不也挺好的,想吃吃想喝喝,不像女的那么多事儿,对吧王俊凯!看开点儿。”

 

王源没来得及思考这句话中的意思,王俊凯就大着舌头岔开了话题,说最近刺客信条出新的了啊,大家快去玩。

 

后来王源才知道,他回家的那一周,王俊凯心心念念的樱花妹子突然有了男朋友,很是消沉了一阵子,那会儿天天拉着天宇文和小伍倾诉感情问题,听得两人耳朵快起茧了。

 

听到这消息,王源一方面心疼王俊凯受了情伤,一方面却也有点遗憾,倒不是遗憾两人没成,而是觉得,在他最需要自己的时刻,自己却不在他身边,像是缺席了他人生中什么重要的事件似的。

 

还有一种感觉,就是……庆幸?

 

王源被吓到了。他内心深处,就这样不希望他俩在一起么?那么他对王俊凯,到底是种什么样的感情?

 

前些天他的一个姐们,看见他对着王俊凯的朋友圈傻笑,便一脸八卦地凑了过来:“诶,老实交代,你是不是看上他了?”

 

王源当时舌头都打结了:“才没有!胡说什么!我真的就是拿他当兄弟!”想了想好像还觉得说服力不够,又加了一句,“我最近可是要追吴月的!你可别说出去。”

 

姐们一脸日了狗的表情:“得了吧,你个小受还追妹子。你看吴月的眼神跟看王俊凯的眼神都不对!蒙谁呢。”

 

然后就被王源踹走了。结果现在连王源自己都开始怀疑这到底是种什么感情了。

 

比如秋老虎还没过去的一天,家里只有他跟王俊凯两个人,王俊凯想去吃鸡翅,王源便陪他去。那天的阳光明亮而炽热,两人穿了个人字拖就下楼,王源觉得王俊凯的脚背肉肉的,像小老虎爪子,居然有点可爱。

 

到了吃鸡翅的地方,王俊凯作死地点了变态辣,才吃了一口,眼泪都被辣出来了,王源笑着拿纸巾帮他擦眼泪,看他一张俊脸被辣得通红,咕咚咕咚灌冰水。等回到家虽已天黑,无风的室内还是很闷热。王俊凯在外面怕露怕得不行,打篮球都要穿打底衫,在家却异常豪放,直接脱得赤条条的只剩一条内裤,翘着二郎腿坐在电脑前打游戏。

 

这一天就这样平淡地过去,说不出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情,可王源就是心情很好。

 

倘若四个人都在,那就是一锅现成的牌局。兄弟之间无所谓输赢,纯粹图个乐呵消磨时光。然而这无所事事的时光逐渐被小伍越来越频繁的接电话所打断,往往一聊就是一个多小时,剩下三个人只好斗地主。

 

愿意煲电话粥的这位,是小伍刚开学的时候认识的一个大一学妹,有个极其玛丽苏的名字,叫安雪儿,栗色头发,齐刘海,长得娇娇小小的,说话怯生生的,大一的高数听不懂,天天缠着小伍问问题。一来二去,便从学术问题变成了情感问题,常常凌晨三点给他打电话,说自己异地的男朋友对她不好了,不理她了,说着说着就哭起来,小伍便要强打着精神哄到天亮。

 

小伍对安雪儿的疼惜,任何一个旁观者都看得出来。王源有时候半开玩笑地说:“谁要是把我薅起来不让我睡觉,我肯定一个大耳刮子呼过去,管她有事没事。”


(然而期末复习的时候,王俊凯有一门统计课实在学不懂,考试前夜复习了大半夜,越复习越慌,终于凌晨五点敲了王源的门。王源被吵醒刚想发作,一看王俊凯可怜巴巴地耷拉着眼睛,像只被遗弃的小猫,心里也忍不住软了,象征性地抱怨了几句,叹口气便接过了笔记。临阵磨枪了三个小时,直到王俊凯上考场,王源这才睡了个回笼觉。那时他大概早就忘了自己曾经立过的flag,假装没有打过脸。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安雪儿不安生,她的室友们也觉得终于抱到了大腿,看小伍人善好欺负,一股脑儿把作业都扔给他。小伍每到交作业的前一晚都要熬通宵,苦心写出四份看起来不同的答案。

 

结果过不多久,安雪儿找了新的男朋友,走在路上见到小伍,擦肩而过假装没看见。小伍伤了心,她的室友们再找他写作业,他也一口回绝。室友转过头就说:“这人真不够意思,帮我们写作业还不是为了接近安雪儿,根本不是真心对我们好。”

 

这话落在小伍耳朵里,饶是坚强如他也忍不住委屈,抱着膝盖坐在阳台上跟王源吐槽,说着说着就大哭起来。

 

王源也是又愤懑又心疼,话到嘴边却不知道怎么安慰,只好搂着他肩膀一下一下地拍,像哄小孩一样。

 

这个周末王源又要拉王俊凯去逛街,兴冲冲地跳到另外两个人面前问要不要一起去,结果被天宇文一口回绝:“不去,四个大男人有什么好逛的。”说罢嘿嘿一声,“再说了,这周末我可是有大事要做。”

 

小伍白了他一眼:“你还能有什么大事,不就是有人要给你介绍妹子么。”

 

“介绍妹子才是大事好吗!!你想想啊,一群人出去划船,多好的契机,又能展示我男性的力量,万一船翻了还能英雄救个美……你不去帮我把把关?哎呀一起去嘛,就当散散心,别天天惦记着你那个什么雪儿雨儿的了。”

 

小伍想想也对,消沉了这些天,出去活动活动,拓展一下社交圈,的确有益身心健康。

 

那天出发的时候,小伍还是一脸惨惨戚戚的样子,回来就完全变了个人,傻笑地停不下来像被天上掉下来的五百万现金砸傻了。反而天宇文全身上下都炸着毛,一进门就嚷嚷:“王俊凯王源你们快来评评理!这个人太不厚道了!!本来要介绍给我的妹子被他勾搭去了!!!哼!!!”

 

当然他也不是真生气,本来就是八字没一撇的事情,若真能帮好兄弟找到真爱,也算是一段佳话,假装生生气,讹小伍请了一顿牛排也就罢了。

 

后来王源问小伍,说你也不是会一见钟情的人啊,这是看上那姑娘哪点了?才相处一天就被吃得死死的?

 

小伍认真地想了半天,说还是觉得合适吧,哪怕再最微小的层面上,两人喜欢的动漫是同一类风格,手机里的歌有大部分重叠,甚至都喜欢看星星……像是突然找到了那个跟自己的每一个棱角都契合得天衣无缝的人。

 

王源笑:“你怎么也跟王俊凯学,喜欢用天衣无缝这个词了。”

 

小伍正色道:“说真的,别瞧不起‘天衣无缝’,你要是哪天碰到一个跟你契合得天衣无缝的人,你也会被吃得死死的。你手里拿了一串钥匙要开门,怎么知道这把钥匙对那把钥匙不对?插进去试试就知道了嘛。”

 

“哦,所以还是要‘插’过才知道——”王源赶在小伍踹他之前先躲了老远,“嘻嘻嘻我可什么都没说!”

 

他的心里,突然快速闪过了王俊凯的脸。

 

天气忽然就冷了下来,然后迫不及待地入了冬。小伍终于赶在今年的初雪之前把那妹子追到了手,之后便长期住在妹子那边,不太常回家了。只在冬至那天带着妹子回来见兄弟,五个人一起包了饺子,其乐融融地吃了顿热乎乎的饭。

 

吃完饭天宇文突然要看恐怖片,王源心里虽然害怕,却也不能在刚认识的嫂子面前丢面子,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他们看了部泰国恐怖片,平心而论并不算是最吓人的那一类,看完后王源还能谈笑如常地披着浴巾进浴室。结果浴室门一关他就慌了,洗头发的时候都不敢闭着眼,泡沫进了眼睛扎得生疼。

 

关灯睡觉更是做不到,即便开着灯,一闭眼都还是心有余悸,总觉得哪哪儿都有怪响。正胡思乱想间,突然有人笃笃笃地敲门,登时“啊”的一声惨叫出来,吓得魂都要掉了。

 

门自己打开,进来的却不是吐着红舌头的女鬼,而是露着小虎牙的王俊凯。

 

“哈哈哈哈哈哈哈看你没关灯就猜你害怕。要不我来陪你睡?”

 

“你要死啦!!”王源一个枕头扔过去,“走路都没声的,知道我害怕还突然敲门!我要是心脏病突发暴死家中就都怪你!”

 

“这么不欢迎我啊,那我走啦?帮你把灯关上?”王俊凯笑嘻嘻地作势要去关灯。

 

“诶别……”王源秒怂,纠结半天才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那个……要不我去你房间里睡也行……”

 

王俊凯已经像只大猫一样翻身上床,把王源挤到了角落:“你床比较大。早就说你死要面子活受罪,明天你就说是我怕鬼才来跟你挤的。好啦睡吧。”说着扯过半张被子,顺手关了台灯。

 

他一如既往地倒头就睡,温温热热的一大团。天地安泰,神鬼不侵。

评论
热度(5)

© 凯源门 | Powered by LOFTER